搜索:
将SM引入正常的性爱中
将SM引入正常的性爱中

在目前我们的社会中,性还有几个禁忌的领域,是几乎不可碰触的:那就是SM,人兽交,以及恋童癖。我个人以为,这中间,最有趣,也最有提倡的可能的,当然是SM。
而且,我坚决的认为,在我们的生活中,那些沉默的大多数中,有不小的一部分是SM爱好者,剩下的一大部分中,只是没有意识到自己喜欢SM,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天性中的黑暗成分。
那么,就让我们来粗略的了解一下SM,并且将SM引入正常的性爱中吧!
首先,我要说的第一点是,喜欢SM的人并不是变态。我不知道每一个人对于“变态”的定义,我只能说说我自己的。我以为,所谓的变态还是正常,只不过是一个数量来区分人群的办法。
所谓的变态,只不过是少数人而已。那么,智者和天才,也应该划分到变态中去。我不以为人类的任何欲望是变态的表现。谴责人的欲望是非常无聊的事。
与其压抑,回避,无视人的绝望,把人折腾得倍儿扭曲,我觉得不如正视,纾解,面对人的欲望。
在这个世上,有的人闻见女人丝袜的味道就如痴如狂,有人意识到有人在对面目睹自己做爱就立刻高潮,有人喜欢冰冷的皮鞭鞭打在自己皮肤上火辣辣的感觉同时在冰冷的丝绸上摩擦性器,有人喜欢女人高跟鞋细细的鞋跟踩踏在阴茎上
的疼痛,有人喜欢假装自己是一条乖顺的狗,一个卑贱的奴隶,有人幻想自己是一位女王,身穿华丽黑裙,至高无上……
在我看来,喜欢SM就像有人喜欢吃酸菜饺子,有人喜欢吃梭边鱼一样,大家嗜好不同,各好各的一口。SM就像韭菜一样,喜之者谓之香,恶之者谓之臭,如此而已。
也许作为一个正常人,会觉得非常恐惧并且厌恶SM者疯狂的表现,但是在SM爱好者眼中,正常人过得何其乏味而平淡,最重要的是他们并不自知。
就像每个人体内都有同性恋的潜在因素一样,我以为,其实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SM的因素。有多少人喜欢被轻轻的啃咬,喜欢微微的疼痛伴随着的甜蜜感觉,喜欢身上留下爱人的吻痕,就像一枚骄傲的勋章,昭示着自己的归属?
有多少人喜欢把爱人狠狠的压在身下,喜欢看他尖叫或者发狂,直到投降?有多少人在性幻想中期待被凶狠,粗暴,冷漠的对待,渴望自己瑟瑟发抖,纯洁而无辜的等待被践踏?
有多少人希望看见爱人完全臣服于自己,一丝不苟的服侍自己,从她无比崇拜的眼神中得到自己无比完美的幻像?有多少男人其实非常喜欢女人的脚,女人的高跟鞋,或者女人的丝袜.
而又有多少女人其实致命的喜欢紧缚型内衣,又或者曾经被双手扭在一起,从身后穿刺时,感觉到至高无上的快感……
也许你内心深处也有SM的欲望,承认吧,不丢人!
第二点,我想说的是,SM之所以有趣,是因为SM让不是性器官的器官变成了性器官。SM,作为一种性游戏,最重要的是游戏的性质。也就是说,SM绝对不是上来就搞,暴露了器官直接插入的做爱方式。
纯粹的SM爱好者,会觉得这样的做爱是无聊透顶,也是十分低级的。真正的SM游戏是一种精神游戏。在SM游戏中,当S要求M脱去全部衣服,裸露自己的身躯,或者必须穿着S规定的紧身衣,暴露出自己的性器,从这个时候开始,M的身体
最大的器官——皮肤就成为了性器。
视线,皮鞭,羽毛,冰块,鞋跟,都随时可能侵犯这具身体。当一个M赤裸着身躯跪在地上等待惩罚的时候,轻轻抽打在背上的皮鞭,就像一种调情,从不可能成为直接性器官的地方,也都被立刻唤醒。
M,作为性奴隶,身上的全部器官都是必须为S服务的,服务于S的全部欲望,当然主要是性欲。在这个时候,无论是S还是M,身体的极少部分接触都变得无比之敏感,快感无比之强烈
第三,SM之有趣,是因为SM让人的大脑成为了性器官。很多调查显示,喜好SM的人大多具有较高的智商。非常简单,SM是强烈需要想象力的性爱方式。
当一个女人站在简陋的房间里假装自己是一个女王,窗外乒乒乓乓响起邻居装修的声音,那还真得要非常强大的想象力才能说服自己。
SM爱好者,一定要能迅速而彻底的进入规定情境,否则压根玩不下去。我一直以为,SM其实就是一种戏剧,一种电影。喜欢SM的人,都有很高的表演天赋,或者至少,他们有很强的“相信”意识。
我觉得,意淫是非常高超的性爱境界。单纯身体器官接触,液体排出的性爱,完全不需要想象力参与的性爱,是非常无聊的。SM首先是大脑开始的做爱。当一个人想象自己凌辱或者被凌辱,身体就立刻达到了高潮,我觉得敏感到这个地
步,真的非常高级!
第四,SM之有趣,是SM让不是性行为的行为成为了性行为。这句话无比之拗口,但不是我故弄玄虚。在SM的调教过程中,所有的一切都是性爱,都是挑逗,都是刺激。
比如脱下衣服,比如戴上眼罩,比如戴上口球(含在嘴里不可发声的球),比如舔舐地板,比如S坐在M的脸上,比如M饮下S的体液(包括唾液,精液,,尿液)……这些本身都并非是性行为的行为,对SM爱好者来说,都具备强烈的性的
意味。
第五,SM真正明白等待的意义和价值。我之前一再强调,剧作法中,最为重要的环节,不是一个劲的顶上高潮,而是延拓的力量。也就是说,等待,拖延的力量。
没有比SM更在乎“等待”的了。等待,是SM的重要内容。一个高明的S,是可以把等待变得惊心动魄,花样百出,毫不无聊,吊人胃口的。
当一个M充满惧怕和期待,羞耻并且因为自己的期待更加羞耻的时候,安静的等待是痛苦的煎熬,同时也是一台甜蜜的辐射器,将欲望无限加大。人们最幸福的瞬间,并不是欲望实现的瞬间,而是等待欲望即将实现的瞬间。
SM最最高明之处就在这里:SM从头到尾,并不把最后的插入当成目的,而是把之前无止尽的羞辱当作高潮。也就是说,SM比任何一种性爱都重视过程,而不是结局。
第六,SM之所以有趣,是因为SM具备强烈的仪式感。我一直以为,一个行为一旦上升到了仪式感,其实就有点神圣了。程式化和仪式感,完全不是一码事。
但是在现实中,我们往往面对的不堪事实是:我们的性爱变得越来越程式化,但是毫无一点仪式感。在充满仪式感的SM中,人们有一种肃然起敬的心情。
你怎么可以想象这个时候M突然说一句:“老婆,我们这个月的煤气没交吧?”又或者S说一句:“你等一等,我去撒了尿再来!”SM是摒弃了现实因素的游戏。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人们遗忘了时间,现实,身份,烦恼,悲愁和琐碎。
存在于这个独立世界的,只有性,身体和道具。因此,人们以为,SM游戏是发泄焦虑和压力的游戏。
第七,SM其实是属于M的游戏。我觉得很多没有涉足SM的人,会有一个错误的感觉:“我不希望当成M对待,因为我觉得M好贱,而且有一种次等感,做M的人好可怜。”其实这种担心和同情毫无必要。
因为,我一直觉得,SM中,真正的享受游戏的人是M,M才是玩游戏的人。而S,比较像设计游戏,和执行游戏的人。而且,那些担心玩了SM游戏之后,这种权力关系会带入自己日常生活的人也不必担心。
SM只是游戏性质,有“见光死”的特质,一般来说,能真的将SM关系在日常生活里也贯彻到底的家伙,是少数中的少数。我下面要说一句大逆不道的话,就是我觉得:其实人与人的关系,本身就是S和M的关系。
没有任何一对人物关系是完全平等的。真正强大的人,并不是看似趾高气扬享受服侍的S,而是默默的享受游戏乐在其中的M啊!SM的很多真理类似哲学,比如:“避免恐惧的唯一途径就是降伏于他。
”当一个人完全奉献出自己的时候,就变得很好很强大了。人至M则无敌。无论多黄多暴力,几乎都拿他没有办法。
第八,不要担心喜欢SM暴露出自己内心有问题。我们其实回到了第一个问题,就是世上其实没有什么变态者。喜欢SM的人,内心深处就有超乎常人的暴力倾向,权力倾向,或者残暴,卑贱的倾向?
喜欢SM的人,是否在童年留有施暴或者被施暴的阴影?当然,我们要强调“SM”的标准:SM并不是真正的凌辱和践踏,而是双方自愿的,自始至终高度默契的性爱。喜欢SM的人,通常是没有遭受过暴力对待的人,所以才可以尽情的想象
童话性质般的暴力关系。
SM爱好者用这种幻想的暴力方式,其实是有高度尺寸和信赖感的方式,不会真正伤害M的身体和内心的方式,解构了真正的暴力。如果当全世界都喜欢SM的话,其实意味着生活中暴力已经完全消失了。
第九,为什么我们喜欢疼痛,恐惧,或者凌辱?当细细的皮鞭,或者有力的巴掌击打到屁股上的时候,火辣辣的疼痛的同时,突然感觉到莫名其妙的亢奋,性器官突然就有了反应,真正觉得“痛,并快乐着”。
这是为什么呢?也许科学家可以解释一点点理由。人们认为,在人感受到危险,疼痛的时候,人的动物本能就会让人变得无比警觉而敏感,并且有强烈的交配欲望,(也就是俗称的性欲高涨),想在最后关头将物种繁衍下去。这,也许
是很多人喜欢“疼痛的性爱”的原因吧!
第十,最初级的SM包括什么?作为一个看了这篇文章,对SM有了一点点好奇(你承认吧!),想开始尝试一点点的人来说,到底可以做什么呢?初级的SM调情包括:尝试着用皮带或者领带将M的手捆绑起来,用眼罩将M的眼睛遮蔽起来.
用剪刀剪开M的内衣,轻轻的用剪刀背在皮肤上划过,亲手替M刮掉阴部的毛,拍打或者鞭打M的臀部,命令M舔舐自己的脚趾或者鞋子,尝试着用粗暴和主导的方式和M做爱,轻蔑,冰冷的语言也是一种暴力的方式……顺便给大家推荐几部
初级SM电影,诸如《花与蛇》《堕落东京》《巨人的玩具》,欢迎大家观看
上一篇:四步让男人远离早泄
下一篇:个人感觉很好的约炮文章,已经加自己的观点!

©2014 - 2015 全球AV客栈

www.avkezhan.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